【一帶一路故事】弗雷澤的“變化多端”

發布日期:2019-05-21 信息來源:水電十一局 字號:[ ] 分享

“我是2015年來到中國水電贊比亞下凱富峽水電站項目的。”這個男孩有些羞澀局促。

他叫豐伽·弗雷澤,2012年1月與中國水電結緣,贊比亞卡里巴北岸擴機工程項目是他的第一站,目前是贊比亞下凱富峽水電站物資管理部的叉車司機兼倉庫管理員。他的故事還要從2010年說起。

變故:一籌莫展

那時候的他22歲,正在讀高三,他學習努力成績名列前茅,雖然家庭貧困但他憑著一腔希望已經規劃好了自己的人生:考上一所不錯的大學,學一個喜歡的專業,從事有意義的工作,再有一個美滿的家庭……然而,父母突然雙雙因病離世的消息傳來時,一切都化成了泡影。

身后是七個兄弟姐妹,排行第三的他本也不該承擔起供長撫幼的責任,可是考慮到哥哥們即將大學畢業,妹妹們又嗷嗷待哺,他主動要求輟學,承擔了一家之主的責任。

贊比亞不景氣的經濟狀況并沒有因為他的不幸而發生任何改變,失業率居高不下,讓他花了六個月的時間才勉強找到了第一份工作——在當地一家建筑公司打雜,每天12個小時的工作拿的卻是400克瓦查的月薪。

“可是我很珍惜,雖然收入微薄但總算是有收入,因為這是我唯一的機會,我沒有別的選擇。”往事歷歷在目,他的眼睛里滿滿的還是內疚和自責。

生活的磨難,讓他早早的成熟,待人謙和禮貌,工作努力認真,為他積累下了良好的人脈。2012年的元旦,他在禱告中向上帝祈求幸福和改變。1月,在卡里巴項目工作的朋友給他打電話,告知這邊的招聘信息,他毫不猶豫地把弟弟妹妹托付給鄰居,第二天就動身從馬扎布卡到200公里外的卡里巴水電站項目。

“他就告訴我,那邊就業機會多,而且工資水平高,我就去了。”

他沒有學歷背景,也沒有一技之長,個子一般身形偏瘦,沒有任何優勢,只能在鋼筋加工廠做搬運工。“當時確實是很辛苦,最多的時候一天要扛十幾噸的鋼筋。”一邊是全身酸疼,一邊是肩上的責任:“那邊的工資真的挺高,是我以前的三四倍,還有各種住房、交通、就餐補貼和社保。”他直言不諱,那時候我是想著如果不是別無選擇,我早就不在這干了。

轉變:一技之長

一次偶然的機會,物資部的叉車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。“有些人工作比我輕松但是收入卻比我高,給了我很大的啟示,那就是必須要有傍身之技。”弗雷澤說:“所以我就在工作之余偷偷的看,下了班也愛跟叉車司機湊在一起。”

“他剛開始有這個想法的時候沒敢跟我們說,但是有段時間我發現他經常圍著叉車轉來轉去,一會摸摸一會看看,所以我就特別留意他。”物資部侯帥說道,有一次下班了他還不走,盯著操作門架控制桿自言自語,讓侯帥更加疑惑:這個平常老實巴交的弗雷澤到底搞什么鬼?所以他毫不猶豫走了過去。

被發現的弗雷澤被嚇了一跳,突然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一樣,頭深深地低下去。“原來,他是想學叉車不敢說,又怕中方管理人員覺得他不安分炒他魷魚。”正是被這份求知欲和好學精神打動,物資部允許他在熟練操作手的指導下開始慢慢練習,勤學加善問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就可以獨立操作了。

“后來我專門請了假去考試,直到拿到叉車操作手資格證書,簡直太開心了。”在他看來,如果命運注定不公平,那就為自己好好爭取。如愿地成為一名叉車司機,收入也相應翻了番。

“持證上崗,我成為了一名合格的叉車司機。”肩上的責任更重,他也愈發小心:“每個集裝箱里的東西都是項目急需的物資,有磕碰損壞都會影響現場生產,而且……壞了一個箱子,恐怕我一年的工資都不夠賠的哈哈哈哈。”此時的他已經沒有那么拘謹,還開起了玩笑。

“變臉”:一絲不茍

2014年卡里巴北岸擴機項目竣工,2015年他跟隨中國水電來到贊比亞下凱富峽水電站項目——那時候的下凱富峽還是一片荒山野嶺,進場路都沒有開始動工。

“我們的當時的營地在南杜巴村,主要是接收從卡里巴和伊泰茲調撥過來的設備材料,每天忙得很。”弗雷澤說。

一轉眼三年多過去了,大壩澆筑到了72米,廠房發電機組安裝有條不紊,業主運營村A型房也已全部移交……改變的不僅工程日新月異的進度面貌,還有弗雷澤潛移默化的初心。

在他看來,對一名叉車司機來說,高度安全意識和設備保養維護意識與操作技能同等的重要,熟練地技能并不代表允許掉以輕心。

“弗雷澤會‘變臉’。” 另一名叉車司機約翰調侃道:“前一秒還在跟我們說笑,后一秒就嚴肅得嚇人。”對此,弗雷澤也并不反駁。“叉車操作的環境不同,有的時候地面坑洼,有的時候空間狹小,精力必須高度集中。”

物資到場需要的時候他是一名叉車司機,沒有搬運需要的時候他又是一名倉庫管理員,協助管理物資倉庫。

下凱富峽物資倉庫有大小配件6000余類,弗雷澤是為數不多可以自由出入的當地員工之一。“他話不多,但人很好干活也比較踏實,我們一起工作將近七年了,很信得過他的人品。”

每月初月末都是當地員工放假的日子,但難免會趕上物資到場急需卸貨需要人員的時候,所有人都不愿意放棄與家人團聚的機會,但每次他都主動要求留下來:“事情沒有做完,我不能走。”

蛻變:一心一意

與當初“要不是沒有別的選擇,我早就不想干了”相比,他現在覺得:“中國水電才是我的選擇,我覺得自己不是在打工,而是在為自己做事。”家就是企,企就是家,就這樣潛移默化地植根在他的心里。

國際工程面臨的困難之一就是語言障礙,但是弗雷澤卻很喜歡與中方職工合作:“比如韓師傅,一開始他說不清楚,我也老是猜錯,結果就耽誤事。”但是現在,交流都不是問題,物資部韓偉說“油漆”弗雷澤就知道是“Paint”;韓偉說“螺絲刀”弗雷澤就知道是“Screwdriver”;韓偉說“扳手”弗雷澤就知道是“Spanner”……

不忙的時候,他就用手機反復地聽一些常用單詞的中文發音,工作之余,物資部也會不定期開展《我要學中文》小課堂,課堂上弗雷澤也會教中方工長一些常用的英語。

“不光是語言,還有其他方面,中贊員工之間通過相互的磨合和不斷調整適應,雙方的相處配合會更加默契,也正是這個過程,讓我對中國水電愈發地感到親近。”

如今哥哥們順利畢業有了好的前程,弟弟妹妹也在認真讀書,他犧牲自己,成全了家人,山重水復柳暗花明,還好他遇到了中國水電,這段他愿意一生為之奮斗和回報的旅程。

 

2019年國際五一勞動節到來之際,下凱富峽項目舉辦優秀當地員工評選,他憑借自己踏實的工作態度和企業忠誠全票通過,當選為“十佳優秀員工”。拿到榮譽證書和獎金的時候,他一如既往的沉默,只是雙手有些顫抖。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幸运农场三全中